销售家首页 文章列表 文章正文


3月10日下午,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。全国政协委员、民革北京市副主委、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汤维建的发言:《让分享经济助力新常态》,让人物耳目一新。发言一开始就抓住了大家的注意力:“上下班让人搭个车补贴油钱,闲暇陪人打球赚点外快,花几百元也能住整栋别墅……如今,分享型消费成为时尚,滴滴快的、途家网,各类分享模式企业呈指数级扩张,分享经济浪潮席卷全球。”

政协大会倡导的分享经济到底该怎么玩?


汤维建谈到:“分享经济下,互联网平台是最重要的基础。它以更低成本和更高速率来匹配海量社会闲置资源的供给和需求,改变了以往不断投入刺激经济增长的传统思路。于是,有了Uber(优步)——没有自有车辆的最大出租车公司;有了Airbnb(空中民宿)——没有自己客房的最大酒店。分享经济的发展将加速供给侧改革和经济转型升级,有助于改变传统消费观念、保护和节约资源,能够为‘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’注入新活力。”

想必有政府主导,这一夜肯定无数创业者彻夜难眠。不过,国内的创业风气一贯喜欢盲目追逐风口,一窝蜂而至,甚至不假思索就开始简单模仿,并往往夹带着“超越滴滴”、“颠覆淘宝”的“豪情万丈”。记得一年前,O2O还是一个正面词汇的时候,在著名的中关村创业大街车库咖啡里,曾经和一位大专毕业的九五后北漂聊天,我还清晰记得他当时的神态和语气:“只要下个月我们产品一上线,找几个兄弟,两个月拉来两万用户,就能够实现自动交易……”我当时不免打断他:“如果不能交易呢?到哪儿拉两万用户呢?要是找不来兄弟呢?甚至产品做不出来呢?”他很坚决:“拿到投资就全解决了!”我当时的感觉是,真不忍心击碎他的梦想,还是让现实慢慢教育吧。

如果冷静想想,所谓的分享经济,并不是看准一点就撸起袖子开干的,资金、技术、团队,其实都是小事情,市场趋势、用户习惯、企业决策机制、政策法律环境……每一环节都是颠覆和重构。况且,中美之间差异巨大,共享出行市场做起来了,共享居住市场始终没有可以称得上成功的玩家,未必只是等待英雄,或许这个市场在国内根本就不存在。

带着几分期待和疑惑,深夜在五道口一家咖啡厅约了销售家的蒲世林,一起聊聊对分享经济的看法。蒲总的几句开场白还是非常清晰有力的:

“分享经济的关键是利益驱动,而利益驱动的关键是互惠互利。就中国而言,绝大部分企业还是看眼前的,多是销售驱动的,而组建销售队伍和管理销售队伍是非常低效的……”然后蒲总滔滔不绝地讲起了他的商业逻辑,这里就不帮他做广告了,不过有一句话让我觉得很有力度:“现在的人和企业都很浮躁,都只想着挣过程的钱,包括各种解决方案所谓的提升效率或者提升业绩,都只是噱头,而我们的模式真正为企业的销售结果负责,带不来收入我们分文不取。”

从这番谈话中,能基本理解他这种玩法的逻辑。如果个人家中的车和房是闲置资源,可以变成挣钱工具,同时解决社会上的供需不平衡问题,那么每个人的人脉关系网,则是更有价值的资源,经过挖掘,可以为企业带来持续不断的机会,而企业也不用花大成本养那些直销人员,毕竟每天上百个电话只卖一种产品,被拒绝率超过95%的现状是一种巨大的社会资源浪费。

蒲总说,他做的事情,让个人可以利用闲暇时间挣钱,让企业可以减少成本同时更精准找到客户,属于典型的互惠互利的绿色销售模式。想想看,如果这种模式推行开来,也算是中国特色共享经济的应用场景了,还真是挺有意思的。

记得就在上周,腾讯研究院曾经发布《2016中国分享经济全景解读报告》,报告数据显示,2015年中国共享经济规模约为1644亿美元,约占GDP的1.6%;而英国共享经济2013年已占GDP的1.3%,并预测5年之内达到GDP的15%;美国共享经济2014年已经占到GDP的3%。对比后两者,共享经济在中国对于经济的整体拉动作用还存在较大发展空间,未来有望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新动能,中国的共享经济发展正在步入黄金时代。期待在国家的引导扶持下,再加上创业者们的不懈努力,2016年,分享经济,大有可为!

原文出处:政协大会倡导的分享经济到底该怎么玩?——今日头条


返回上一页请点这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