销售家首页 文章列表 文章正文


►导语

放弃百万年薪、保时捷座驾,选择底薪3500、整日提心吊胆的创业生活,蒲世林拼了。

2014年年底,在人力资源管理咨询公司任职8年的他发现,企业“开源”的刚性需求得不到满足。

蒲想改变众多销售供应商“按过程收费”的模式,让企业按结果付费,真正实现开源。在他看来,这个领域需要一个全新的平台。

对互联网有些敬畏的蒲邀来好友谭磊,两人一番商讨后,决定做一个销售众包平台。

2015年2月,他创立“销售家”,这个众包平台一端连接有产品推广需求的企业,一端连接用户即销售人员。用户通过线下销售和线上推荐,帮助企业推广产品,将产品销售给客户、交易完成后便能获得佣金。

今年5月,为加强企业对销售活动的掌控,“销售家”企业版上线,这个SaaS工具功能与原平台类似,但仅针对企业内部使用。

目前,“销售家”平台入驻企业97个,企业版合作企业数百家,成交订单1万多笔,C端销售人员则有10万多。

销售众包平台

2014年年底,蒲世林已在国内最大的人力资源管理咨询公司任职多年,并担任CEO。

在工作中他发现,传统企业的刚需不外乎三个一一开源、节流、增效。“这其中,开源,也就是扩大市场,是企业主最关心的。”

他还观察到,市面上帮企业开源的供应商如销售、市场相关工具,都让企业依照过程付费。“不管是CPC(按点击收费)还是CPA(按注册收费)的推广方式,都是如此,是否真正带来有效客户得不到保证。”

蒲世林认为,这个领域理应有一个创新平台,让企业按结果付费,并真正实现开源。

年底,他选择离职,与好友谭磊策划创业。他们商定,要做一个销售众包平台,且将英文名定为“Top Sales”。

12月22日凌晨三点钟,在和谭确定合伙创业后,蒲兴奋地从床上跃起,打开电脑,注册域名“TopSales.cc”。

“我曾是老东家的销售冠军,也希望这个平台能将用户发展成很多公司的销售冠军。”

次年2月,经过前期筹备,他创立“销售家”,这个众包平台一端连接有产品推广需求的企业,一端连接用户即销售人员。用户通过线下销售和线上推荐,帮助企业推广产品, 将产品销售给客户、交易完成后便能获得佣金。

企业在预存佣金、通过审核后即可将有推广需求的产品发布至平台,蒲世林对上线的产品有特有标准,“需得满足高品质、高毛利、高度标准化三个条件”。

面谈52家基金

初创阶段,蒲世林的想法很明确,“在做众包平台之前,我们要先招募销售人员,毕竟是2B业务,在帮企业卖东西之前,得先有人”。

为了聚集足够多的销售人群,4月,公司启动销售垂直招聘。一个月后,“销售家”微信服务号推出,销售人员可通过微信H5页面应聘。

蒲谭二人包办这个时期所有的活计和支出。“每月烧20万,房子都卖了,简直就是豪赌。”

于是,蒲世林开始频繁接触投资机构。从4月到7月,他已面谈了52家基金。

很多投资人在听完蒲的项目介绍后,缓缓摇头,“你们的模式很新,跨度很大,在国内外也没看见有成功的范例”。

这个画面在当时已成常态。蒲世林苦笑道,“投资人都比较谨慎。这一轮下来,商业模式、产品设计都被否了个遍”。

9月,通过线上招聘和蒲世林先前在人力资源领域积累下的人脉,“销售家”已建立起涵盖110万销售人员的简历库。

蒲决定正式迈向商业模式的第二个阶段一一社会化销售众包。

此时,事情迎来转机。

经过对“销售家”三个月的跟踪调查,英诺天使基金和泰有投资抛来橄榄枝。

“投资人觉得方向还不错,很看好我们团队和做这件事的决心。”蒲笑道。

经过三轮交谈,10月,“销售家”获得英诺天使基金和泰有投资的一笔天使轮融资。

资金到账后,蒲世林搭建技术团队,着手App开发。

在三个月的打磨和内测后,“销售家”App于12月正式上线。

由于商业模式并不属于技术驱动型,蒲世林直言,公司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运营上。

“我们虽然是一个平台,但前期需要聚焦、打点。”他坚定道。

App初上线时,“销售家”的聚焦点为人力资源行业的采购需求。没多久,蒲和团队便发现了问题。

招聘工具、培训工具、管理系统……蒲世林意识到,该行业客户的需求是极其分散的。“不光是人力资源领域,每个行业都是这样。为了满足他们的需求,我们需要寻找并上线各类产品,效率低,冷启动很费劲。”

历经一小段试错期,当月底,蒲将“销售家”的聚焦点从行业调整为产品,只上线企业印刷服务,包括名片、传单印制等。

不料,新问题悄然出现。

蒲世林满心以为,将产品锁定在印刷服务后,便能一举解决客户需求分散的问题。没想到,需求虽收拢起来,但销售人员却又分散了。

“可以卖印刷服务的人到处都是,如快递小哥、行政人员、物业管理人员等,不同类型用户的开拓方式也千差万别,我们很难快速聚拢用户。”看着为数不多的平台用户量,蒲一筹莫展。

今年春节结束,蒲世林再做调整,把聚焦点转向用户,并选择了销售频率最高的商业推广人员。“聚焦商推地推人群,专门上线适合他们的产品,如订货、点餐、支付等各类工具”。

穿梭于超市、洗车行、餐厅、小卖店,这些地推用户孜孜不倦地向目光所及的所有商户推销支付宝、易订货、微菜单等产品。“他们中有不少人曾是美团、饿了么的地推,本身就有很多客户资源。”

这一次的转变迎来了成效。当月,“销售家”的订单成交量保持着每周20%以上的增长,许多用户的月收入也实现了翻番。

除了商户市场,“销售家”平台还面向企业市场。由于各行各业的企业产品复杂多样,销售难度较高,如员工体检、报销系统、智能客服等。用户并不需要完全签下客户,只需通过App进行线上商机线索推荐,企业销售自行跟进,订单成交后就能拿到佣金。

推出SaaS工具

众包平台虽已走上正轨,但蒲世林及同事发觉,个别产品很受用户欢迎,而个别产品则会因佣金不够高、知名度不够大、结算时间不够快等诸多原因受到冷落。

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今年3月,技术团队研发“销售家”企业版。

“之前的平台面向社会大众,约束力不强。而新开发的这个SaaS工具,面向企业内部所有人,包括同事、客户和离职员工,让企业激活一切熟人资源,转化为销售力量。”蒲世林解释道。

5月,“销售家”企业版面市,定价为企业每人每月9.9元,客单价1万~6万不等。蒲世林补充,“功能、使用方式和原版近似,区别在于这个版本的环境是封闭的”。

他透露,今年愚人节,“销售家”获得Pre-A轮融资,领投方为芳晟股权投资基金,跟投方为英诺天使基金和泰有投资。

目前,“销售家”平台入驻企业97个,企业版合作企业数百家,成交订单1万多笔,C端销售人员则有10万多。

虽然平台既未向企业收费也未抽取用户佣金,但“销售家”与企业达成协议,在订单量完成到一定标准后,平台可拿到额外奖励。“就是一个梯度激励的概念。”

此外,“销售家”App已迭代16次,增设效率分析、跟踪系统、在线做单等功能。未来,还将开发可视化大数据分析功能。

原文出处:三个月内被52位投资人质疑 他的平台众包企业高质产品 10万销售人员接单推广——铅笔道


返回上一页请点这里……